第100篇,留給《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不知不覺來到第100篇。有些電影,反覆一直播放都不會悶,《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是摯愛之一。已經數不清看了幾遍,這個 1994 年的越獄故事除了我之外也是世界各地很多人的 TOP 10,甚至可能是 TOP 3。

愛 ANDY,愛 BROOKS,更愛 RED;我承認我總愛欣賞老伯伯。MORGAN FREEMAN 的代表作是什麼我不知道,好像每一部有參演的電影他都是靈魂人物,絕對是電影界的長老之一。在這部戲裏他擔任口述的角色,描述主人翁 ANDY 的作爲以及他們之間的交情;覺得這種講古的方式多少有讓電影生色不少,間中穿插的口述是觀衆消化和思考的空間,至少我是這樣。

RED 說,『Hope is a dangerous thing. It drives a man insane.』;終身監禁的囚犯不應該/沒資格抱有期望,在牢獄裏,希望,只會讓他們的日子過得更痛苦。ANDY 說,『Hope is a good thing, maybe the best of thing,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因爲有強大的希望(當然還要加上他的過人機智),所以他成功越獄。這裏已經輪不到也不需要去質疑 ANDY 是越獄逃脫而不是上法庭翻案到底是對還是不對,以這樣的方式來贖回自由身他是問心無愧,畢竟他真的是清白的。

越獄是精彩,但更有感觸的是結尾部分。ANDY 爲 RED 製造了希望,好讓這位老朋友不步 BROOKS 的後塵。闊別了幾十年再重逢的社會,步伐已經太快,彷徨恐懼是必然的;沒有 ANDY 鋪排的方向,RED 不會有快樂的結局。喜歡 ANDY 那尋寶式的指示,它讓 RED 重新點燃希望,在汪洋中得以尋獲出路。ANDY 從屎坑管中爬出來站在雨中那幕,是經典是天理;兩位舊友在 Zihuatanejo 海邊重逢的那幕,是無價的閉幕,

語無倫次的傷腦筋

村上大叔說我們都活在一個傷腦筋的世界裏,無法改變,只能在那里活下去;如果勉強要從那里出去,會去到一個『不是真的地方』。

可能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那個『不是真的地方』,或者不一定要勉強,有時偶爾也會不小心從現實脫離到那裏去。之前試過生病兩個禮拜,請了多天病假就這樣癱在家裏,不用煩惱工作或任務,也等於無需用腦。身體雖然不舒服,但心情和思想彷彿飄到了那個『不是真的地方』裏放空,因爲生病的關係沒有很開心,但那是另一種享受。

有時忙打拼忙太久,會漸漸忘記原來還有那個地方,那個屬於個人自娛的世界;所以呢還是強迫自己久不久來帶上耳機放空一下比較好,不然慢慢只會像電池發條人看齊,永遠活在那個重複傷腦筋的世界裏。

FOSTER THE PEOPLE,我行我素的搖滾

老實說在《SUPERMODEL》之前都不察覺他們的我行我素。当初的成名全靠那一首家喻戶曉的「PUMPED UP KICKS」,相信多年後這個第一首出道之作依然令人懷念;也可能好像 HANSON 那樣,十多年了人人還只記得他們的「MMMBOP」。FOSTER THE PEOPLE 的首张,《TORCHES》能称之为特别,然后也很 catchy,结果皆大欢喜大家都接受。然後接下來的專輯自然備受關注,如無意外大多數的「專業」評語都是負面的結論。

但是,我不這麼覺得。很開心他們沒有复制自己的作品,若这是第二张《TORCHES》那多没意思;也不是說不好聽,只是偏向朗朗上口的曲風久了難免厭倦。《SUPERMODEL》里没有第二首『PUMPED UP KICKS』,主打『COMING OF AGE』也只属于稍微主流一點好迎合普羅大衆。覺得 indie rock 就是要特別要與衆不同,奇怪的風格無所謂,只怕太正常;在這點他們做到了。

第一次在車裏聽『BEST FRIEND』,友人問我爲何要聽如此奇怪的歌,然後堅持跳歌,只是挑來挑去他把整張專輯跳完了,到最後選了 ED SHEERAN,可悲。當下只覺得,哇 FOSTER THE PEOPLE 這次是豁出去照自己的路線走了嗎?還是純粹是技窮所以作了這張評價不太高的作品?不管怎樣,還是開心有這張我行我素的專輯。

xxx

喜歡這首『NEVERMIND』

《The Wolf of Wall Street》,精彩絕倫的不良內容

日子再忙,也要支持 LEONARDO DICAPRIO。對他年輕當花瓶時沒興趣,我只欣賞他開始走樣之後那突飛猛進的演技,今時今日的他已經可以稱得上爲戲鬼。在華爾街之狼之前我其實是念念不忘《Django Unchained》裏的 CALVIN CANDY,那副奸到出汁的模樣和當年那個鐵達尼號裏深情的 JACK 根本不是同一個人。

忘了上次聽誰說過,整部電影平均每句對白就有一個 F word,就算不是也會有其它髒話。一開始我沒有留意,過了大概一半的時間才發現好像真的是這樣。能夠去到這樣的境界只會覺得妙極而不是粗俗。

亮點,是 Matthew McConaughey。出場時間只不過一下子但已足以留下深刻印象,或許也可以稱他為靈魂人物;點化主角的祖師爺。(順道一提,Leonardo 演繹自己年輕的模樣真的是毫無說服力)然後故事發展自然是名師出高徒,驚爲天人的吸金能力和大言不慚的本事是主人翁的賣點。

除了髒話之外,18禁的范圍應該只差殺人犯和妖魔鬼怪沒有登場。不是很清楚詳細情形,但好像有聽聞此片的投資和我們的首相夫人有關;不想評論什么,只是好奇她是否有了解過此片的尺度。雖然不良內容是鋪滿了整部戲的橋段,但好像也稱不上是反面教材。

由 LEONARDO DICAPRIO 來當華爾街之狼,是太適合。那天腦子忽然閃過,是不是鐵達尼和羅密歐之後他沒當過窮人,因爲他就長着那副有錢臉。然後可能年紀越大樣貌越適合演奸人,什麼 superhero 救世主這些不會是他那飯;也好反正已經厭倦任何大英雄主義的故事。

完美的第一張

似乎第一次總是美好的,第一張專輯好像到了什麼時候還是會被挖出來作比較。一個樂團發了新專輯,都會有人說「唉好懷念他們的第一張專輯」,有點矛盾不知是否晦氣說話,畢竟有改變應該不算壞事。舉舉例子,好像 MAROON 5,真的一直到今時今日還愛他們的首張,那是無法取代濃濃的獨特 MAROON 5 味。於是就這樣每次的新專輯轉了幾遍,最後還是回去沉浸在當年那張「Songs About Jane」,看來 Adam 真的要好好感激他的這位前度。

傳說中的第一張專輯,怎麼能少得了至愛 HANSON。雖然 1997 之後每發一張都是進步成長,可是「Middle of Nowhere」永遠是最完美的第一張,未來怎樣都好這張黃色封面的專輯一定會在那裏屹立不倒。如今偶爾突然想回味,聽見那把青澀的嗓子只覺得感動且無奈青春已逝去。97 年他們一邊唱一邊追着他們的夢,而我們聽「Mmmbop」也等於聽着他們的夢。

COLDPLAY,不懂後現代懂不懂他們的第一張,我知道其實很多人是從「Viva La Vida」才認識他們;想說的只是,如果錯過他們的首張,才是真正的走寶。當年那首「Yellow」,和那個再簡單不過的 MV,永遠都歷歷在目。還記得當時也是那支 MV 才吸引到我對他們的關注,可能在那個花花綠綠的年代,簡單反而更突出。談起 COLDPLAY,最近的新專輯令人蠻興奮的,太感激不是另一張「Mylo Xyloto」;歡迎回來啊!

不說搖滾樂團,其實也有很多歌手也一樣,好像 MIKA,JASON MRAZ;專輯越發越多,越有種無法回到過去的感覺,很矛盾不知該悲哀還是接受;但我想是沒什麼能做的,選擇聽回自己喜歡的就夠了吧。

發現其實,如果是從第一張專輯就開始跟隨的,自然通常都覺得那是最完美的,和初戀一樣的道理。也有好多樂團,無法從一出道就關注,而開始聽的時候可能已經是第四第五張,那麼那張就是和他們美好的初邂逅;儘管之後回去聽他們的首張,也好像對不到味。看來是一見鍾情在作怪。

反派美

不是想比較 Andrew Garfield 和 Tobey Maguire,也不是要說 James Franco 和 Dane DeHaan 誰較好;反而覺得這是 Peter Parker 與 Harry Osborn 的競爭。

初登場的Harry / Dane 讓我想起哈利波特的 Draco Malfoy,想起年輕的 Leonardo Dicaprio,他們有着同樣的銳利眼神。那撇整齊的劉海讓人又愛又恨,出外散步時的墨鏡簡直是不是人人能夠駕馭的殺死人。DeHaan 先生根本就是衣架子,雖然身高不高。整部電影我太專心去注意他的衣著打扮(就算是隨便一件T-shirt 牛仔褲),已經無意去理會蜘蛛俠的萬能防電制服;不過當然,不包括他的 Green Goblin 服裝,因爲那個和 fashion 無關。

Dane DeHaan 比 Andrew Garfield 耀眼,James Franco 比 Tobey Maguire 迷人,這是 Harry Osborn 的力量和反派的魅力,有錢人家的大少爺就是要比較姿整。演技好不好這些在這種假期電影不需去執着評論什麼,最重要是票房賺得回來大家開心就好。

勉強冇幸福

自幼不喜歡正常,「奇怪」和「離羣」絕對是讚美;今時今日大家覺得太棒的,偏偏不願去對味,事實上也提不上什麼興趣,隨波逐流不是我的 style。

於是在全世界追韓劇追星星的時候我看日劇,談論著最新港劇的當時我努力尋找90年代的無線電視劇。全世界已經在觸頻了我偏偏作對依然鍾情 QWERTY。『I’m a creep / I’m a weirdo / What the hell am I doing here / I don’t belong here』。原來最瞭解我的是電臺頭。明知怪誕但堅持奇離是原則問題,勉強迎合只換來不快;人生短暫,無須勉強自己。

THE 1975,guilty pleasure 的搖滾

THE 1975 的初體驗,感覺是,嗯,很嫩。然後讀到 yind 在臉書的分享,結果是居然很神奇的把整個小時的演唱看完了,要知道通常我都沒有耐心的。

只所以覺得嫩是因爲那嗓子,雖然說 Pop/Alternative 搖滾不一定要沙啞嘶吼,但是和 BLINK 182 或 SIMPLE PLAN 不一樣,Matthew Healy 的聲音帶有少年的青澀,但又不如97年的 HANSON 那麼純,是年輕人愛恨的壞男孩類型。可能,guilty pleasure 也和那樣子有關;或許,還有那不知是否該歸類爲主流的音樂。雖然沒有那麼誇張,但應該還是可以形容他們像新搖滾界裏的小賈斯丁(當然真的不如他那麼誇張);總是有一羣盲目的粉絲和一班批評鄙視的圍觀者,Like 和 Dislike 的數字都不少。羣衆對他們的評價當中少不了主音的咬字/口音問題,有些甚至過份的叫他們請用英文。

雖然是這個複雜年代的搖滾,可是卻莫名的有着出於泥而不染的感覺;乾淨和年輕或許是適當的形容詞,沒有參雜煩人的舞曲節奏,畢竟純 pop 在這個年代已經少見。就算是 guilty pleasure 也好,還是大方的承認吧,是的我聽 The 1975 聽得很開心。

xxxxx

閱讀少年派之驚悚的第二個故事

電影,在李安得獎後看了(這里);書,從去年年尾一直到今年才讀完。原來,結尾最後一章才是焦點;雖然電影也是如此,最後十分鐘的口述是巔峯,不過相比起書本原著,這「第二個故事」要驚悚多了。讀完了書發現,李安已經超乎常人,不知他看了原著多少遍才有本事把它組織成一部電影,而且還很強的把重點都抓完出來;也或許這是每一位導演必須具備的基本才能,沒什麼好大驚小怪。

和電影排序一樣,從派的身世開始,動物園的敘述,各種宗教的接觸,一直到漂洋過海然後沉船災難,接着就是派和老虎在救生船的相處之道。這段生存日記應該有佔了整本書的一半,坦白說,還有點沉悶;於是就這樣日拖一日的終於來到精彩部份。在遇見食人島之前,書中有提到一段匪夷所思的事件;飢餓交迫的派和老虎都不幸的雙眼被細菌感染至失明了,然後他遇「見」了另一個和自己一樣漂流兼失明的人,他們討論不同的美食和烹飪方法,對方不是印度人而且是肉食者。交談了一會,派很感激能夠遇見人類,誠心邀請他到船上來,然後在對方剛踏進來的時候失明的派聽見老虎撲上,那人的喊叫,然後馬上接着就是撲鼻而來的血腥味,完章。讀到這裏把書合上,雖然這不是推理小說但還是想了好久那位仁兄是誰。前思後想只覺得有兩個可能,第一是廚子,第二是派自己。首先聯想到廚子因為他是肉食主義者,後來想了想好像不會那麼簡單;老虎是派心底隱藏的人性,老虎吃了那人,餓得神經錯亂之餘是否也代表着派吞噬了自己內心的一部份。

書本裏的第二個故事,形容得比電影裏仔細多了,詳細到縱使無畫面但能讓你歷歷在目。血腥的場面讓人無法釋懷,光是閱讀想像已經毛骨悚然。電影裏的第二個故事,是簡略版,也增加了第一個故事的可信度;相比之下,小說裏的第二個故事,已經完全令人絕望,選擇第一個故事已不是相信,而是爲了讓自己快樂一點。

要說獨一無二兼刻骨鈱心,Yann Martel 憑這部小說做到了。

《AMERICAN HUSTLE》,衆星雲集的全軍覆沒

這部電影是名副其實衆星雲集,看卡士聽故事簡介還以爲是《OCEAN’S ELEVEN》的類似,屬於電影院的痛快商業片;誰知它獲得多項奧斯卡提名,谷歌了一下,哦,又是 David O. Russell,那麼應該和《OCEAN’S ELEVEN》沒有相像。在大約一個月前看了,在得知它獲得十項提名的時候,然後成績出爐它居然全軍覆沒,還真是難堪。

David O. Russell 這次應該是失策了,敗在太貪心。沒錯是的四位大明星都演得很好,可能就是失焦的問題,焦點太多,無法專注凸顯任何一個的好。若要比較導演之前的作品,說真的還是喜歡《THE FIGHTER》,裏面的 Christian Bale 也比這部的出色多了,果然還是角色的關係。同樣的《SILVER LININGS PLAYBOOK》裏的 Bradley Cooper 也好太多,如果《AMERICAN HUSTLE》只有他們其中之一個,會不會好一點?

不知從幾時開始,好像很多部奧斯卡提名電影都有 Amy Adams,不管她是否提名,不同的電影裏都有她。和 Jennifer Lawrence 一樣,臉蛋身材演技均具備還要肯放得開的女演員,當然是大家的搶手貨。只是,還是那句,光芒似乎無法集中;不過比較起來的話似乎是 Jennifer Lawrence 稍微更成功搶鏡。

整部電影的亮點,其實不在四位主角身上,而是客串的 Robert De Niro,他出場的那幕簡直就是高潮。沒有槍林彈雨頭破血流,只是坐在那里的凝重氣氛足以讓身為觀眾的你和故事角色一樣手心冒汗,這是電影的過人之處;除此之外好像沒什么其它。

P.S. 最後,Mr. Bale 的身材又一次讓我嚇到了。